新聞熱線:023-61520695 舉報電話:023-61520697

鄉村振興環境下的工商資本下鄉行為分析與路徑探討

2019-08-02 09:27:44  來源:城鄉統籌發展網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堅持農業優先發展,是新時代農業農村工作的總綱和中心任務。鄉村振興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引導和規范工商資本下鄉,是實施鄉村振興的關鍵舉措,是激發農村發展活力的根本措施,也是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重要體現,更是縮小城鄉差距、促進城鄉發展一體化的現實路徑。本文結合重慶市黔江區近年來工商資本下鄉運行的實際情況,分析存在的問題,探討和引導工商資本下鄉的現實路徑。

一、工商資本下鄉的必要性

1.工商資本下鄉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必然選擇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完善支持政策促進農民持續增收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6〕87號),鼓勵、規范工商資本投資農業、農村,加之國家對“三農”工作的重視和投入等一系列政策利好,讓工商資本進入農村呈現星火燎原之勢,農業企業、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農家樂等農業經營新型主體如雨后春筍,日益增多。尤其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特大利好,將促使工商資本進入農業、農村成為一種長期趨勢;而工商資本向農業、農村投資,將帶動人力、財力、物力以及先進技術、理念、管理等進入農業、農村,從而推動鄉村振興。

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強調,要鼓勵引導工商資本參與鄉村振興,要開括投融資渠道,強化鄉村振興投入保障。中央一號文件明確:“實施鄉村振興,要健全投入保障制度,創新融資機制,加快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當前,我國農業正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變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堅持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不斷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是實現農業大國向農業強國轉變的根本出路。這為工商資本下鄉提供了政策支撐和發展空間。

2.農業產業發展為工商資本投入提供廣闊平臺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產業發展是農村發展的著力點和突破點,也是鄉鎮“三農”工作的重點,各級政府在產業引進上制定了許多優惠政策,鼓勵和支持“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以此帶動農村產業的發展。工商資本下鄉,鄉村有需求,資本有動力,尤其是國家加快推進城鄉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加大對農業基礎設施投入的建設力度,加大對部分產業的扶持力度,為工商資本下鄉提供了發展壯大平臺,促使工商資本在農業產業基地建設、農產品加工及銷售環節、農村生態環境建設、鄉村旅游等項目選擇上更寬、更廣,有利于工商資本擺脫單一生產經營模式,實現一二三產業的深度融合,做大增強企業。

3.農村社會進步需要工商資本推波助力

要實現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近期目標,最突出的短板在“三農”。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村的發展已經遠遠滯后于城市,表現在交通、衛生、通信、環境等基礎實施建設明顯滯后;教育、醫療、就業和社會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務差距較大;農村大量的資源要素如人才、資金、土地等要素均呈現單向向城市流動;農村集體經濟薄弱,“空殼村”現象突出。工商資本下鄉,在帶來資金、先進技術與經營理念的同時,還帶來了城市文明和生活觀念的交融;在實現農村土地資源與工商資本融合的同時,促進農民變工人(股民)、農民變市民的進步過程;在實現工商資本發展壯大的同時,可以有效帶動集體經濟的發展,解決農村集體經濟“空殼”問題。所以,工商資本下鄉,可以在推進農村經濟發展、農村生活環境改變、農民生活觀念、生活方式的轉變上起到推波助力的作用。

二、工商資本下鄉的現狀及問題分析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一方面,無論農業生產還是農產品加工和流通,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等新業態,均需要工商資本的投入;另一方面,投資農業的低利潤,又阻礙了工商資本的投資熱情。工商資本投資的目的是賺取利潤,獲得收益。按照先行政策規定,工商資本下鄉行為主要包括三種情況:一是鼓勵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支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工商資本投資土地整治和高標準農田建設。二是鼓勵工商企業投資適合產業化、規模化、集約化經營的農業領域,積極發展現代種養業和農業多種經營。三是放寬農村公共服務機構準入門檻,支持工商資本進入農村生活性服務業。

通過調查,近年來,黔江區工商資本下鄉行為第二種居多,第一種和第三種方式尚無法滿足投資的三個條件,即本金保障、資本增值、獲取經常性收益。

2017年底,黔江區土地流轉27.54萬畝,流轉率為33%,工商資本主要有三大流向:蔬菜、水果、中藥材、水產等特色產業基地建設,渣海椒、黃秋葵油、地牯牛、牛肉脯、茶葉等加工業,農業觀光體驗園、鄉村酒店、農家樂為主的鄉村旅游業。目前全區農業企業79家(其中市級16家),專業合作社1230家,經過認定的家庭農場315家。

本文按照企業分布情況,結合第二種行為通過對企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的調查分析,總結出工商資本下鄉具有三種行為,存在三大問題,得出四種結果。

1.工商資本下鄉的三種行為

第一類工商企業下鄉行為,包括通過政府招商引資進入農業領域的外地龍頭企業、本地國有農業龍頭企業、本地非農企業進入農業產業的龍頭企業。這類企業的資金、技術實力較雄厚,經營體系、管理模式較完善,抵御市場風險和自然災害能力相對較強。如以蓬江食品為龍頭的肉禽加工,以朵朵潤爾、三磊甜田為龍頭的糧油果菜加工,以雙河絲綢為龍頭的繭絲綢加工,以科瑞南海制藥為龍頭的中藥材加工。

第二類能人回鄉創辦私營企業或者專業合作社,包括外地個體私營業主投資新辦獨資企業或合作社、返鄉農民工創辦的企業(合作社)、當地致富帶頭人創辦的企業(合作社)、城市中產下鄉創辦的企業(合作社)。這類企業或合作社資金實力與技術能力處于一般水平,經營管理體系較弱,抵御市場風險和自然災害能力相對較差,一般情況下能夠維持企業(合作社)的正常經營活動。

第三類本地農民(返鄉農民工)結合自身資源條件創辦的家庭農場或農家樂,這類家庭農場基本以一家一戶為基礎,利用自有房屋、承包地、山林資源以及采取租用土地的方式發展農業產業,投資少、規模小,相對風險不大,但注冊后受到市場行情影響成為“僵尸”農場的較多。

2.存在的三大問題

一是產業基地建設與發展水平相對較低。由于受到地理條件影響,農業企業產業基地規模不大,集中成片發展更少,存在“散”(產業零星分散,規模化程度不高,缺乏大的集中產區和產業帶)、“小”(產業規模小,農產品總量不足,制約后續加工業發展)、“弱”(水利化、機械化水平不高,抗御自然災害的能力弱;優勢產品少,品牌知名度、市場占有率不高,產業競爭力弱)、“短”(產業鏈條短,農產品精深加工率較低,90%產品屬于原生態銷售)等特點。二是要素制約相對突出,首先表現在農村土地、勞動力、農機具等生產要素相對缺乏,用地、用電、用水、用工成本偏高;其次表現在人才與技術的相對缺乏,現代農業管理理念滯后,導致產業科技含量不高,制約產業的發展步伐。三是企業帶動能力不強,大企業與小農戶融合較差。大多數企業采取的是支付租金的方式進行的土地流轉,經營權與決策權在企業,農民除了租金收入,打工也只有根據企業需要時才有收入,在養老、醫療等方面基本沒有保障(不包括農村社會保險)。

3.得出四種結果

市場經濟注定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工商資本進入農業農村這片廣闊的大市場時,就注定了成功或者失敗。從現有農業企業情況分析,主要有四種結果:一是成為穩步發展壯大的龍頭企業;二是成為時虧時賺,能夠持續經營的一般企業;三是不死不活,流轉土地不經營的掛牌企業;四是產業剛剛發展不久,由于品種不對路,造成虧損,或者資金斷流,留下爛攤子跑路的空頭企業。

三、工商資本下鄉的路徑探討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農村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30年,這一政策是穩定完善農村土地承包制度、經營制度的基石,讓廣大農民吃上“定心丸”;同時提出了農村土地“三權”(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改革,為工商資本進入農村進行長期投資,獲取長期收益,提供了政策保障。針對工商資本下鄉存在的問題和帶來的結果,結合鄉村振興戰略的大政方針,如何規范和引導工商資本下鄉,提出如下建議。

1.規劃先行,合理布局,明確工商資本投入路徑

在廣大農村地區,縣與縣,鄉與鄉,村與村,由于受地理環境影響,資源稟賦各異、生產條件不同,按照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要求,必須做到規劃先行。要充分結合當地農村實際,因地制宜確定產業發展方向和模式,大型產業以省(市)為基礎,中型產業以縣(區)為基礎,小型產業以鄉(鎮)為基礎進行規劃,便于合理布局,打造區域經濟產業鏈條,實現一二三產業的深度融合。在規劃上,按照政策許可,一是在基礎設施建設上敞開工商資本投資大門,可采取“政府+企業”、企業獨資、“政府建設+企業代管”等多種合作投資方式,如水、電、路、氣、管網等公共設施方面的建設,解決“有人建、有人用、無人管”的問題,實現投資的保值增值。二是在農業產業方面,按照適度規模化、區域化、品牌化的發展方向,結合現代農業、休閑觀光、田園社區建設為工商資本敞開大門,如產業+生態旅游、田園+農耕體驗、產業+加工、產業+電商等。三是在農村公共服務上為工商資本提供投入便利,可采取BOT(一種公共建設的運用模式,其為將政府所規劃的工程交由民間投資興建并經營一段時間后,再由政府回收經營)、PPP(即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是公共基礎設施中的一種項目運作模式)方式為工商資本在衛生醫療、體育健身、養老保健、信息服務等方面的投入開啟綠燈。

2.政府搭臺,企業唱戲,厘清政府和企業責任

工商資本的投入需要政府搭臺,企業唱戲。政府方面:一是提升硬實力,在引進工商資本的前期,要加大對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完善配套設施建設,大力提高公共服務水平,為工商資本下鄉搭建合作平臺。二是優化軟環境,政府在土地、稅收、金融等方面為工商資本下鄉創造有利條件,要充分征求農民意見,投入項目符合發展規劃;開展鄉村治理,加強鄉村文化建設,提高村莊文化內涵和村民文化水平,為吸引工商資本下鄉營造良好軟環境。企業方面:一是工商資本投入農業農村,首先要對所投入產業認識深刻,市場分析透徹,生產、加工、儲藏、銷售等諸多環節要有系統的考量;其次是對投入產業的發展前景、發展方向要有超前思維,在品種選擇、規范種植(養殖)、環保要求等技術標準上需謀定而后動。二是工商資本的進入必須以維護農民利益為前提,企業投入資本,農民投入土地,兩者是對等的合約關系。項目投入前期,必須按照現行土地政策完善企業與農戶的合作制度,合作模式包括租金模式、企業+合作社+農戶模式、企業+農村集體經濟新型經營主體模式、現代企業制度模式。

租金模式:企業采取支付租金方式流轉土地自行經營。這種方式較為普遍,其缺點一方面在于農戶雖然享有固定租金收入,但缺乏企業經營權,不能享受產業增值效益和政策支持紅利;另一方面,部分農戶不愿意出租土地,容易造成產業落地“腸梗阻”。

企業+合作社+農戶模式:企業在項目投入地與農戶成立合作社,共同經營。這種方式有助于兼顧農戶利益,也是當前農村土地流轉最常見的模式,適合訂單農業生產。其缺點在于受市場價格波動影響的時候,造成企業效益低,農戶收益無法保證。

企業+農村集體經濟新型經營主體模式:農村集體經濟成立新型經營主體與企業合作成立股份制公司共同經營。這種方式有助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利用其權威性打捆農民承包地、集體閑置土地(撂荒地)、房屋等資產與工商資本聯合,共同經營,是當前解決集體經濟空殼難題的有效途徑,也有利于保護農民利益,值得提倡和推廣。

現代企業制度模式:企業在項目投入地成立新的企業或者子公司,農戶以土地入股,成為股東,公司雇傭部分農民為工人,按照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實行股份合作制經營。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是經營主體的最佳模式,也是工商資本下鄉實現企業、農村、農民“三贏”的最好選擇,其前提在于對農戶土地的確權量化,厘清土地在股份中的占比,也有助于農民成為產業工人,享受與城市工人養老、就醫、保險等同等權力,促進城鄉融合共進。

3.加強指導,強化監督,促進工商資本與農民合作共贏

農村土地流轉必須堅持“確保所有權、穩定承包權、搞活使用權”、“自愿、有償、依法”的原則是當前農村土地流轉的基本原則,工商資本下鄉不是單純地租用土地,而是如何經營土地,提高土地的利用價值和農業的比較效益;目的不僅僅是讓企業發展、老板發財,關鍵是要帶動農業農村的發展,帶動農民脫貧致富,通過資本與土地相結合,實現“老板”與“老鄉”的優勢互補。在工商資本下鄉過程中,必須加強指導、強化監督,促進工商資本與農村農民的合作共贏。一是建立主管部門備案制度,完善風險保障金和企業黑名單制度。嚴格工商資本下鄉準入條件,要求工商資本下鄉遵循鄉村建設的相關規劃要求,明確經營建設方向,嚴格項目審核和建設用地審查,可建立風險保證金制度保障農戶權益,建立企業黑名單制度維持誠信,杜絕不良企業進入。二是加強監督管理。對工商資本下鄉的合作模式、合同執行、生產進度、工人權益、經營狀況等全過程進行監督管理,對變相圈地、擅自改變土地用途的行為及時予以糾正,對經營不善、資金斷流、災害損失等情況及時了解進行指導防范,防止出現項目“爛尾”、資本“跑路”、土地撂荒、農民利益受損等現象發生。三是強化指導,加大扶持。首先是政府部門要加大對工商資本下鄉企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的經營指導,尤其是技術上的指導,要通過新型職業農民培訓、田間課堂、農家書屋等多種培訓方式提高企業的生產經營能力,要組織各類專家組及時解決企業在生產中遇到的技術問題和困難;其次是政府要加大對工商資本下鄉企業的扶持力度,圍繞產業發展目標,利用各類農業項目支持企業發展,項目支持重點以“扶強去弱”的原則向資源優勢突出、區域特色明顯、市場發展前景廣闊、示范帶動作用明顯的優勢產業、新興產業、納稅大戶傾斜,幫助企業做大做強。

綜上所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工商資本下鄉一方面將有力推動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增加農民收入、改善村容村貌,為產業興旺打下堅實的基礎,助推鄉村振興進程;另一方面,工商資本大多是看到了國家農業政策的利好,但往往缺乏對農業投資長期性、復雜性和風險性的足夠認識,盲目投資、跟風現象較多。因此,我們必須堅持農村土地流轉的根本原則,找準企業與農村、農戶的利益匯合點,讓農村、農戶更多地從工商資本下鄉中受益。

(作者為重慶市黔江區農業委員會主任 楊澤遷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農家科技、城鄉統籌發展網 版權所有
主管單位:重慶出版集團 主辦單位:農家科技雜志社 重慶農家科技雜志社有限公司
協辦單位:重慶市發改委、重慶市城鄉統籌辦、重慶市農業農村委員會、重慶市扶貧辦、重慶市教育委員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渝B2-20170014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網出證(渝)字第00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渝網文(2016)4551-030號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渝)字第358號 
渝公網安備5001080200101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0120180006 渝ICP備10015940號 技術支持:城鄉統籌發展網
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