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23-61520695 舉報電話:023-61520697

看上海如何讓“工業銹帶”變“生活秀帶”

2019-11-05 11:15:51  來源:重慶日報

陸家嘴、外灘、黃浦江的全景令人陶醉。

核心提示

近年來,上海市推動黃浦江兩岸貫通及濱江岸線轉型為以公園綠地為主的生活岸線、生態岸線、景觀岸線,昔日的“工業銹帶”變成了“生活秀帶”,為上海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習近平總書記11月2日在上海楊浦濱江考察時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為人民。無論是城市規劃還是城市建設,無論是新城區建設還是老城區改造,都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聚焦人民群眾的需求,合理安排生產、生活、生態空間,走內涵式、集約型、綠色化的高質量發展路子,努力創造宜業、宜居、宜樂、宜游的良好環境,讓人民有更多獲得感,為人民創造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正值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啟動對“兩江四岸”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調研,并聯合重慶日報向市民征集對“兩江四岸”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意見建議之時,上海的成功經驗,無疑對重慶正在建設山水之城美麗之地、老舊社區改造和城市更新、“兩江四岸”規劃建設有著極大的借鑒作用。本報派出采訪小組趕赴申城,進行了為期一周的主題采訪。

夕陽的余暉均勻地灑在黃浦江面,橙色的老塔吊如同新銳的裝置藝術熠熠生輝,大片進入盛花期的粉黛亂子草如云霧如輕紗,老倉庫改造的“綠之丘”小清新中透著濃濃工業風……

10月29日傍晚,楊浦濱江楊浦大橋西側的景觀步道上,市民宋瀛蘭迎著江風,看著兒子與小伙伴追逐嬉鬧。

如今,對于上海市民來說,在黃浦江兩岸的濱水空間運動休閑、看展覽品藝術、賞綠植吹江風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

這一切,源于2017年12月31日45公里岸線的全線貫通,上海最精華、最核心的黃浦江兩岸,以前所未有的美麗姿態,重回市民的懷抱。

那么,讓工業遺存、歷史建筑、公共設施、休閑空間串起黃浦江一江兩岸,上海是如何做到的?

規劃

貫通工程曾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份“指揮棒”式的文件的出臺迫在眉睫

38歲的宋瀛蘭家住楊浦區,雖然離黃浦江不遠,可她卻從來沒有走近江邊。在她心里,那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

數年前,那里還是封閉隔離之地,隨處可見舊廠區的高聳圍墻、生銹的金屬大門,以及“閑人莫入”之類的標牌。

直到2017年的最后一天,宋瀛蘭終于走進離家最近的楊浦濱江。她第一次在這里呼吸新鮮的空氣,感受美麗的江景——就在這一天,黃浦江岸線45公里全線貫通。

事實上,幾個月前,楊浦大橋以西的2.8公里岸線就已經提前貫通開放。宋瀛蘭一直等待著45公里貫通這個最隆重時刻的來臨,在辭舊迎新的這一天走進它。

而在今年9月28日以后,隨著楊浦濱江南段大橋以東2.7公里公共空間(楊浦大橋至楊樹浦發電廠)向廣大市民開放,宋瀛蘭更是見識了“工業遺存博覽帶、原生景觀體驗帶、三道交織活力帶”的“三帶”融合,濱水生活成了她與家人的日常。

楊浦濱江工業風格突出,虹口濱江海派文化資源豐富,黃浦濱江歷史底蘊深厚,徐匯濱江藝術氛圍濃郁,浦東濱江環境閑適安逸……一幅更開放、美麗、人文、綠色、活力、舒適的江岸畫卷徐徐展開。

重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黃浦江兩岸45公里公共空間的貫通,涉及浦東、楊浦、虹口、黃浦、徐匯五區,以往都是各自開發建設,風格、標準都不統一。

貫通工程,曾經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本世紀初,上海啟動黃浦江兩岸的綜合開發。其時,上海就確定開發黃浦江兩岸,基本原則為“百年大計、世紀精品”。

“浦江兩岸曾經是上海的工業岸線,這里碼頭、工廠密布。”長期從事地方史研究的上海市年鑒學會秘書長王繼杰向記者介紹。

公共空間零散、可達性差、親水性差、形式單一、斷點較多、配套不足、黃浦江兩岸空間的土地權屬復雜等,都是黃浦江兩岸公共空間曾面臨的問題。

數據顯示,截至“十二五”末,兩岸45公里實際貫通率不足50%。

貫通工程需要一份文件,建立統一的目標、原則和價值體系,從而更有效地指導浦江兩岸公共開放空間的建設和設計工作。

于是,一份“指揮棒”式的文件的出臺迫在眉睫。

2016年,是貫通工程的關鍵之年。這一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明確提出,齊心協力把黃浦江兩岸建設成為全市人民共享的公共空間,從楊浦大橋到徐浦大橋45公里岸線到2017年年底基本實現貫通開放,將上海最精華、最核心的黃浦江兩岸開放給全體市民。

也是在這一年,上海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生態景觀分院副院長錢欣和他的團隊開始編制《黃浦江兩岸地區公共空間設計導則》(以下簡稱《導則》)。

《導則》制定過程中征求了同濟大學等高校專家的意見,還問計于民,引入公眾參與。編制團隊向上海市民發放了調查問卷,并對統計結果進行分析。

調查問卷顯示,青年組有文化類的活動需求,中老年組有健身類的活動需求,這為《導則》的制定提供了參考。

最終,耗費十幾個月,經過不下3次結構性的大改和數十次的調整,《導則》問世。

《導則》最大的亮點在于不再以區來劃分,而是將濱水公共空間整體分為三類空間形態——以自然景觀為主的自然生態型、以文化休閑為主的文化活力型以及工業遺跡為主的歷史風貌型。在統一“指揮棒”下,各區再結合自身優勢,打造本區域特色亮點。

保護

開發黃浦江兩岸,一定要杜絕大拆大建、刻意雕琢。在兩岸的開發中,工業遺存、歷史建筑都被妥善地保護

裸露的混凝土結構,粗獷的漏斗形狀建筑……這是徐匯濱江段原北票碼頭用于煤炭運輸的構筑物——煤漏斗。

10月25日上午,記者來到位于徐匯濱江的龍美術館,一下子就被美術館旁巨大的煤漏斗吸引。

北票碼頭始建于1929年,曾是上海港裝卸煤炭的專用碼頭。上海西岸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檳介紹:“過去,每隔7分鐘,這里就有一輛運煤車開出,把煤運送到上海的各個區變成煤球、煤餅。”

在徐匯濱江的開發中,運煤的傳送帶留下來,煤漏斗也留下了。“傳統能源時代的工業遺存留下來,與今天的美術館結合,形成一種文化建筑、一種時尚建筑,同時也是一種具有公益功能的建筑。”徐檳說。

“開發黃浦江兩岸,一定要杜絕大拆大建、刻意雕琢,在貫通和安全的基礎上,把原來的底子慢慢‘著色’。”上海市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市重大辦常務副主任、市“一江一河”辦常務副主任朱劍豪表示。

在黃浦江濱水公共空間,除了綠地、廣場、步道,幾乎找不到顯眼的、嶄新的標志性建筑,但工業遺存、歷史建筑都被妥善地進行保護。

今年9月28日,楊浦濱江南段楊浦大橋以東2.7公里公共空間正式開放,加上此前貫通的楊浦大橋以西2.8公里,總計5.5公里。

楊樹浦發電廠、楊樹浦煤氣廠、上海電站輔機廠、上海制皂廠等工業遺存走出歷史塵埃,首次重回市民生活。

2010年定居上海的重慶云陽人李永強住在楊浦區隆昌路,他第一時間來到楊浦濱江“打卡”,“第一感覺就是濃濃的工業風和濱江完美融合。”

楊浦濱江,這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專家稱為“世界僅存的最大濱江工業帶”的老工業區,濃縮了上海城市文明崛起的歷史。

王繼杰介紹,楊浦濱江所在的楊樹浦工業區曾是上海乃至近代中國最大的能源供給和工業基地,被稱為“中國近代工業文明長廊”,記載了上海百年市政、百年工業的城市發展歷史。

中國近代最長的、最高的鋼結構廠房,中國最早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廠房……楊浦區至今還保留了大量極具特色的工業遺產。

“開發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把歷史的特別是近代工業遺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或者說是一種城市記憶保留下來。”楊浦濱江投資開發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左衛東表示:“不是高大上的就是世界級的,而是要做出獨一無二的濱水岸線。一個區域要提升核心競爭力,文化的引領非常重要。楊浦濱江有自己獨特的歷史底蘊和工匠精神,我們要講好百年工業遺存的故事。”

楊樹浦水廠,曾是楊浦濱江帶上最長的“斷點”。

這座1883年建成的英式城堡建筑,是全國供水行業建廠最早、生產能力最大的地面水廠之一,2013年被列入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迄今還為楊浦、虹口、普陀、寶山等區200多萬市民供水。

可是,既要確保水廠生產設施安全,又要實現535米斷點的貫通,不繞道而行,怎么辦?

為此,同濟大學設計團隊決定用一座500多米的親水棧橋來聯通兩頭。棧橋與廠區距離3.5米,設計以“舟”為原型,抽象演繹出格柵鋼結構和整體木結構具有的漂浮感的形態單元。

如今,在原本看不到江水的地方,市民也能感受到黃浦江的溫度與水廠這座歷史文物建筑的風采。

正如同濟大學建筑系副主任章明所言:“城市的發展不是推翻重建,而應當像底片疊加,色彩越來越豐富。”

還有一些建筑,雖然不是文保單位,但設計團隊在設計中發現其歷史價值,想方設法、克服重重困難“搶救”下來。

比如楊浦濱江的上海制皂廠舊址留下的污水處理池,原本不屬于保護范圍,致正建筑工作室主持設計師、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客座教授張斌到現場看過之后提出,能否將其打造成一個肥皂博物館。

“肥皂和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這其中有關于生活的記憶。”張斌說,最終,他們通過方案保留下了6個污水處理池,將其變身為具有展示和互動功能的“皂”夢空間。

“設計是沒有邊界的,在黃浦江兩岸的濱水空間開發中,設計師通過自己的專業意見,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張斌表示。

電站輔機廠東廠,其前身是上海鍋爐廠,在濱江僅存一層單層倉庫。如今,它有了一個新名字——“共生構架”。

記者在“共生構架”現場看到,倉庫南立面與西立面墻長滿了爬墻虎,充滿歷史感的磚墻在波斯菊、水兔子狼尾草的掩映下生機盎然。

然而,按照最初的方案,這里只能保留倉庫墻壁的外表面。但是,當楊浦濱江公司總工程師張洪新第一次走進這座老倉庫時,斑駁的內墻上還保留著或橫或豎的構筑物,置身其中,他仿佛看到了數十年前車間里熱火朝天的生產場景。城市在發展和進行產業轉型,但這些印記卻保存著逝去時代的記憶。

“把兩個墻面都留下來!”這是設計團隊達成的共識。

可是,這并非易事。倔強的設計團隊先后推翻了十多個方案,經過6個月的反復討論驗證,最終采用“包鋼加固法”,同時將原有的爬墻虎剪成一段一段重新培育,這才有了今天的“共生構架”。

10月25日下午,記者在這里偶遇一群上海電站輔機廠的退休職工,他們回到曾經的工作單位所在地,欣賞著美麗的江景,開心地唱著京劇《沙家浜》“智斗”選段。燦爛的笑容浮現在他們臉上,或許,此刻他們的思緒已經飄回到那激情燃燒的歲月。(下轉7版)

本報特派記者發自上海(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齊嵐森攝)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農家科技、城鄉統籌發展網 版權所有
主管單位:重慶出版集團 主辦單位:農家科技雜志社 重慶農家科技雜志社有限公司
協辦單位:重慶市發改委、重慶市城鄉統籌辦、重慶市農業農村委員會、重慶市扶貧辦、重慶市教育委員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渝B2-20170014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網出證(渝)字第00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渝網文(2016)4551-030號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渝)字第358號 
渝公網安備5001080200101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0120180006 渝ICP備10015940號 技術支持:城鄉統籌發展網
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