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

奉節白龍村: 一個市級貧困村的鄉村振興探索

2019-11-06 10:32:41  來源:重慶日報

11月4日,王海林起了個大早,匆匆洗漱完畢后,忙不迭往城里趕。這一天,是奉節縣永樂鎮白龍村光伏電站項目開標的“大日子”,作為鎮黨委書記的他當然要現場見證。

王海林忙碌的同時,白龍村黨支部書記劉必勇也沒閑著。幾天后,重慶蜀江楚峽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在村里打造的觀光農業園區就要迎來第一批約500名客人,他得去確認路線和流程。

深秋,本是農閑時節,可白龍村的繁忙更勝春夏。誰能想到,這樣一個朝氣蓬勃、蓄勢待發的偏遠鄉村,在幾年前卻是經濟上不去,生活不方便,村民怨氣大的“后進村”,飲水問題、道路問題等使他們深感壓力山大。

11月1日,帶著一股腦疑問,重慶日報記者來到白龍村,探尋該村的鄉村振興之道。

與其給錢給物

不如建個好支部

劉必勇今年35歲,當過兵,創過業,兩年前被鎮里作為人才放到了白龍村擔任黨支部書記。

這不是個輕松活,尤其是在白龍村這樣的市級貧困村,全村幅員面積達15.9平方公里,地形復雜,貧困發生率超過10%,既要走好脫貧攻堅的“最后一公里”,又要打牢鄉村振興的“最先一公里”,可謂難上加難。

“記得以前開會的時候,下邊群眾鬧哄哄,每次開會都像批斗一樣,基本上都會不歡而散。”他回憶說。

只有實干,才能改變村民們的看法。

脫貧攻堅戰開始后,白龍村的支部力量大幅充實。中國三峽集團先后派來了徐磊及周先慧兩名第一書記,縣人大派來了文檔科科長曹路駐村,村支兩委的平均年齡降至35歲,既懂政策,又懂基層,既充滿活力,又不缺經驗,朝氣蓬勃,志氣滿滿。

劉必勇告訴記者,走訪幾個月后,村里發生了一些變化,會場變安靜了,村民能夠聽得進去干部發言了。這轉變,包含著白龍村村干部不忘初心的堅守和日復一日的勤勉工作。

有了群眾基礎,工作便好開展了許多。通過走訪調查,劉必勇摸清了白龍村的“家底”,這里地處大山緩坡處,土地貧瘠,十年九旱,因多年缺水,群眾吃遠水吃臟水吃盡了苦頭。每到會上,談起喝水問題村民怨聲載道。

兩年來,村里爭取到了150萬元的專項資金,用于解決村民的飲水問題,共修建了5口共計2100方人飲水池。

談到村里的路,劉必勇說:“過去村里的路實在是太舊了,每到下雨,真是一腳泥一腳水,村道被淹沒,車過不到,村民出行很艱難。”

而今這種狀況已經改變:從2018年以來,村里共投入資金近2700萬元,完成道路硬化近13公里,還有近10公里正在施工,行路難的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

與其坐等援助

不如向市場要效益

沒有集體經濟的村,就像無源之水。

“過去,白龍村就是這樣。”王海林說,僅靠少量的財政轉移支付,連基層組織運轉都較困難,發展農村公益事業、為村民提供服務更無從談起。

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給白龍村帶來了難得的機遇——兩三年前,奉節縣按照“政經分離,集體所有,市場導向,改革創新”的總體思路,統籌資金1.664億元,注資支持村集體經濟發展。

白龍村抓住機遇,讓村集體經濟有了依托。

具體操作是,成立村集體經濟組織聯合社,以公司形式運作,董事長由村支書劉必勇擔任,總經理則由村主任胡術浩擔任,此外還有以村民代表馮維富、黃古權為代表的監委會,負責對聯合社的資金、賬務進行監管。

去年4月至今,聯合社承接了7、8個農村小型項目,凈賺3萬多元,集體經濟實現了“零”的突破。

“哎,別談了,由于缺少經驗,其實沒有做好。”劉必勇擺擺手。

廟梁子水池是聯合社實施的一個基礎設施項目。水池建在半山腰,材料運輸是個麻煩事。本來,修一條人行便道就能有效解決的事,缺少經驗的聯合社硬是選擇了用泵車拖、用騾子駝、用人工背,多花了一萬多元工錢。好不容易運上去后,又發現材料運輸的次序不對,先運上去的水泥和河沙把路口都擋住了,又多遭了些錢,“如果計算好的話,這些錢本應是聯合社的利潤……”劉必勇悻悻地說。

盡管如此,村民該得的工錢可是一點都沒少。八社貧困戶袁維宗每年收入只有八、九千元,但斷斷續續修了兩個多月的水池后,他便掙得了1萬多元工錢。

“誰家有個生瘡害病,集體經濟就能發揮臨時救助的作用,防止返貧。”劉必勇說,“等到光伏電站投入使用后,每年又能為村集體帶來十多二十萬元的收入,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底氣更足。”

與其政府大包大攬

不如鼓勵村民自治

基層治理的過程中,老百姓的參與度非常重要。在白龍村,村民自治以6個協會的形式進行著。

6個協會實際上就是6支志愿隊伍,包括環境衛生、紅白理事會、文化藝術、用水等,讓老百姓管理自己的事情。

環境衛生協會是最早成立的,共有32名成員,白龍村婦聯主席金美擔任會長。

“環境衛生是最讓人頭痛的問題。”金美說,“以前常常是村支兩委弓起背背干,老百姓抱著膀子看,再怎么突擊,沒有他們的參與,十天半個月就臟了。”

于是,環境衛生協會成立起來,每個月兩次大掃除,清理存量垃圾、清理邊溝和重點院壩,清理的同時還勸導老百姓積極行動起來,效果逐漸顯現。

白龍村九社村民袁維海原來并不支持環境衛生協會的工作,志愿者上門打掃他家院壩時,他還大言不慚“自家的院壩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你們管不著”,但志愿者們不管,每一回都把他家的院壩收拾得干干凈凈的,他也不好意思亂扔垃圾了,生活習慣有了很大的改觀。

紅白理事會成立的目的是不整“無事酒”,是個得罪人的自治組織,沒什么人愿意干,一社社長馮維富自告奮勇,擔起了會長的職責。

“為啥呢?還不是過去深受其害。”他沒好氣地說,“一百兩百拿不出手,三百是起檻,所以就算是能推的都推了,一年也要花上萬塊(禮金)。”

在白龍村,比老馮“栽得深”的大有人在,有人甚至因此而負債。

紅白理事會成立后,整“無事酒”的現象少了。“我們規定,除了婚喪嫁娶之外,不能以任何名義‘整酒’,同時只要一發現有‘整酒’的苗頭,我們立即加以勸導。”馮維富說。

今年8月,村民張昌毅想整“開學酒”,老馮聽到消息后立即上門進行了勸導,對方無奈取消。一個月后,村民譚中福又準備搞“搬家酒”,也在老馮等人的勸說下打消了念頭。

“真有不聽勸的,怎么辦?”

“那就把菜端了。”老馮答道,一屋子人都笑了起來。

與其“撒胡椒面”

不如“集中力量辦大事”

堅實的產業,不僅是脫貧攻堅的保障,也是鄉村振興“后手棋”的關鍵。

“放在過去,也許我們就把產業資金發下去了,但是這樣的效果并不見得好,市場經濟最忌平均主義。”白龍村第一書記周先慧說,“村里決定把集體資金利用起來,聯合村民搞一個精品小水果園,以‘三變改革’的形式。”

精品小水果園以聯合社和23戶農民為主體,主要種植葡萄、李子、枇杷、桃子等,意在實現農旅融合。其中,聯合社出資金,而農民則以土地入股,每一畝土地算一股,產生效益前每畝地每年分紅700元,而產生效益后則按股份多少進行分紅。

一些村民已因此而受益。四社貧困戶周成國將自家7畝地流轉了出來,一次性獲得了5年的流轉金近2.5萬元,他和妻子都在水果園務工,每月工資近5000元,家里一舉摘掉了“窮帽”。

“這只是我們建設‘三峽第一村’的其中一個項目。”王海林告訴記者,白龍村地處瞿塘峽口,與白帝城、“歸來三峽”景區隔江相望,地理位置十分優越。由此,縣里決定在這里建設“三峽第一村”,以三峽絕美山水為背景,以詩意田園為特色,打造5A景區,實現“文化、景觀、產業、度假、扶貧”等5個方面的升級。

“明年,白龍村就將把扶貧資金、產業振興資金集中起來,建設白臘坪田園綜合體、精品水果采摘園、臍橙公園和坐享‘臍橙’等四大產業園,你到時候再來看看,肯定大不一樣。”他的話語里滿是期待。

記者采訪結束時,已是斜陽西下。落日的余暉灑在了村民臉上,他們三兩交談,拉拉家長里短,屋內燈光搖曳,歡笑聲和孩童嬉鬧聲不絕于耳,白龍村的美好未來充滿希望。

記者手記》》

頭雁引領 群雁才能高飛

顏安

支部強力,村子整體面貌就欣欣向榮,支部孱弱,村子就會死氣沉沉。上周,記者在渝東北農村調研時,又一次通過對比加深了這個認識。

比如,在白龍村,記者深刻感受到黨員干部與群眾之間的和諧關系,感受到黨員奮勇爭先,群眾踴躍跟進的氛圍和勁頭。而在另一個貧困村,有的干部不思進取,有的干部創新不多,甚至跟不上村民們日益增長的發展需求,矛盾當然就多。

“群雁高飛頭雁領。”對于廣大農村而言,什么是“頭雁”?當然就是村里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黨員干部。

給錢給物,不如建個好支部。大家之所以形成這樣的共識,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黨員干部在脫貧攻堅征程中,始終沖鋒在前,發揮模范帶頭作用。在白龍村,帶頭發展脫貧產業,沖在前面的是黨員干部;在深山老林中尋找水源,沖在前面的還是黨員干部;劈石開山修公路,沖在前面的仍是黨員干部……正是有了他們沖在前面,才有了群眾同心協力謀求脫貧致富的舉動。

群眾歡迎好支部,還因為黨員干部時時掏出心來。工作做到了群眾心坎上,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主動性、創造性就會被激發出來。

現在,各地都在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還向貧困村派駐了第一書記和工作隊。如果這些“頭雁”都到領飛的作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道路上,何愁不出現一幕幕群雁振翅翱翔的亮麗風景。

相關新聞》》

我市產業扶貧效果開始顯現

本報訊 (記者 顏安)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根本之策,也是鞏固脫貧成果、提高脫貧質量的長久之計。近日,記者從市扶貧辦獲悉,全市脫貧攻堅以來尤其2017年下半年以來,我市不斷提升產業扶貧與鄉村振興的融合度,完善減貧帶貧機制,產業扶貧效果開始顯現。

在產業扶貧中,我市產業扶貧大力實施優勢特色產業、鄉村旅游、農產品電商、農產品加工、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等“五大扶貧行動”,推進“一村一品”建設,指導貧困村因地制宜確定了1—2個扶貧主導產業。萬州區在貧困村發展集中連片產業基地500畝,近8萬貧困人口直接或間接參與產業扶貧項目;開州區按照“高山種藥材、中低山養山羊、平壩栽柑橘”的扶貧產業布局,培育北部山區及135個貧困村中藥材特色產業帶,打造山楂、厚樸、金銀花、木香、杜仲等中藥材種植基地10萬畝,龍頭企業以產業鏈引領,農戶以土地入股,扶貧資金給予補助,聯合建設中藥材基地的辦法,在貧困地區建立中藥材基地達到22萬畝,使受益貧困農民達到3.2萬人。

與此同時,我市支持龍頭引領,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建立完善“政府引導、景區(龍頭)帶動、集體經營、農戶參與”的農旅融合新機制,支持引導農業新型經營主體發展山地特色高效農業和參與鄉村旅游,提高產業規模化、組織化、市場化程度,讓貧困群眾分享產業鏈、價值鏈受益。例如,石柱縣石家鄉引進石龍山莊龍頭企業,通過農產品訂購、勞務用工和分紅等方式,帶動36戶貧困戶戶均增收2314元;城口縣“大巴山森林人家”、山神漆器、老臘肉、山核桃等鄉村特色的旅游商品日益響亮,對貧困區縣的59個品牌農產品企業首批授權,“巴味渝珍”全市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向全國推廣。

此外,我市新型經營主體不斷培育壯大,農產品品牌持續扮靚做強,通過培育農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種養大戶等新型經營主體,拓展訂單生產、股份合作、收益分紅等方式,將新型經營主體與貧困農戶聯結起來。截至目前,已培育市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420個,開展農業企業扶貧對接活動,組織1833家涉農企業參與產業扶貧,在18個貧困區縣培育農民專業合作社7328個,帶動貧困戶23.28萬戶次。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農家科技、城鄉統籌發展網 版權所有
主管單位:重慶出版集團 主辦單位:農家科技雜志社 重慶農家科技雜志社有限公司
協辦單位:重慶市發改委、重慶市城鄉統籌辦、重慶市農業農村委員會、重慶市扶貧辦、重慶市教育委員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渝B2-20170014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網出證(渝)字第00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渝網文(2016)4551-030號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渝)字第358號 
渝公網安備5001080200101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0120180006 渝ICP備10015940號 技術支持:城鄉統籌發展網
时时彩开奖结果